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,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
帝王小说网 > 武侠仙侠 > 绝世狂仙 > 第一卷 初入修仙界 第一章 逐出家族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(大帝书阁)www.ddsge.com,最快更新!无广告!     况老太爷说到做到,当天下午就差人去镇上买了拜师要用的东西,而且一幅主人家的姿态直接在钟宁俊的院子安了家!

    如此一来,况家的第二个院子也不用再建了。

    之前买来建院子的材料,都是上好的木材和砖石瓦片,村里学堂用不上,秦筠之就花了点银子直接全部收了,打算用来建人参谷。

    睡睡跟着娘亲去盘点了一下,发现木料和砖瓦是够了,但还有一样重要的东西没找到买的门路。

    琉璃。

    睡睡记得况家的百萃楼有许多琉璃杯,晚饭都没吃就跑到况老太爷那儿问:“臭嘴爷爷,你几道哪里有卖琉璃窗的么,要好大一扇的那囧。”

    况老太爷可不敢得罪睡睡这个小祖宗,虽然觉得“臭嘴爷爷”这个称呼怎么听怎么别扭,但也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他老人家认真想了想,说:“琉璃窗,还要大扇的,哎哟这在北地可不好找,定州卖琉璃小玩意儿的不少,但大件琉璃十分讲究技艺,整个大虞怕都没几个人见过,更别说做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睡睡听完就有点苦恼了,整个大虞都没有,那她要去哪里找吖?

    钟婳姐姐给娘亲画的房子图她看了,要用好多琉璃窗呢。

    况老太爷看她耷拉下脑袋,竟觉得有几分不忍心,就说:“要不你们上越州去看看?北地的琉璃、瓷器等制品,大多都是从越州来的,尤其是越州桑家,以前是专做这号生意的,但桑家自从上一代家主去世之后就没落了,或许可以去碰碰运气。”

    睡睡想起几年前被娘亲救过的桑夫人,想着可以先去府城将军府问问,这就回了家把事情告诉娘亲。

    秦筠之其实也不是非用琉璃不可,但小丫头想去问问,那就带她去一趟好了,顺便去府城看看侄子们。

    容老太也好长时间没出门了,瞧着天越来越冷了,该重新给家里几个孩子再添置几套棉衣,就喊了另外两个儿媳妇明儿一道去。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容老四也知道了秦筠之要琉璃窗的事,问:“筠娘,你要多大的琉璃窗要多少?我去给你找!”

    秦筠之可不想麻烦他,就说:“你别操心这个,每天早出晚归的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还给他夹了菜。

    睡睡觉得爹爹好不容易有机会表现一下,怎么可以拒绝呢,蹬蹬地跑回娘亲房间,将钟婳姐姐画的图纸拿了出来,铺在桌上说:“爹爹看,娘亲要好多琉璃窗!介里介里……介些小框框,都系要装琉璃窗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容老四看完都震惊了:“这、这么多啊……”

    琉璃价贵,家里的银子够么?不够他去跟将军哭点儿……

    顾行和顾见勍自觉放下筷子,眼睛跟着在图纸上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随后顾行说:“琉璃的制作在虞国并不盛行,大部分都是几十年前从西洋和番邦流进来的,四婶想找到这么大量且合适的琉璃怕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秦筠之听完就有点好奇,问:“为什么不盛行?是制作技艺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顾行摇头,他平日里不关注这些,自然是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顾见勍呷了口茶,直接插话回答:“当然是因为矿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矿……琉璃的制作原理一点也不复杂,以矿石为主要原料,用硝中的硝酸钾来调和发生化学反应,再用焦炭烧炼,加铜末、铁屑、丹铅等金属着色就行了,大虞是缺了哪种?”

    顾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见勍:“……”

    烧制琉璃那么难的技艺,怎么到了四婶的嘴里那么简单……

    “这些普通的原料自然是不缺的,但烧制琉璃需要高温,且需要用到大量的石炭,在大虞,只有西南一带有充足的煤矿,且煤炭事关铁器炼制,乃官营。”

    秦筠之:“……”

    懂了。

    煤炭买卖握在皇帝手里,就不可能轻易让寻常百姓用,难怪她一路从南到北,看到家家户户做饭生火用的还是柴,就连言将军府上也是。

    顾见勍觉得她还是不要白费工夫的好,说:“现在虽然还有人制作琉璃,但琉璃的制作技艺只限于做琉璃球、琉璃杯和琉璃瓶,在虞国甚至北雍,都还没见过大的琉璃制品,温泉谷内不如以镂花木窗代替琉璃窗。”

    秦筠之本来也没那么执着,想了想便点头应了,但将军府她还是要去的,她需要一些琉璃制品做些小东西。

    等吃完了晚饭,在百丈村呆了月余的顾行便再次向容家人提出辞行。

    全军户的推行成果他已经看到,若是律严法明用人得当,民兵的战力并不比军队差多少,而且能极大地增强百姓的凝聚力,他现在着急回云州,同云王商讨在十六州推行全军户的可行性。

    就是,舍不得睡睡。

    睡睡知道顾行哥哥又要走了,也舍不得,但她知道顾行哥哥是做大事的人,乖乖地说:“那我等哥哥下气回来,过年的习候可以么?”

    顾行摸摸她的小脑袋,说:“当然可以,今年过年哥哥带你去云州玩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睡睡还没自己出过定州呢,被抓走那次不算,闻言立马欢呼起来,还跟顾行拉了勾勾!

    傍晚太阳落山,顾行就带着侍卫离开了。

    睡睡一直送他送到了村口,然后掰着小手算了算,离过年不到三个月了,她玩着玩着很快就过去了,想想就不难过了。

    秦筠之好笑地牵着她,正准备回去的时候,两辆脏兮兮的马车慢慢地走到了百丈村村口。

    马车里一个浑身是泥的妇人探出头来,问:“这位娘子,劳烦问一下这里可是百丈村?”

    秦筠之点头:“这里是百丈村,你们有何事?”

    妇人闻言就松了口气的,忍不住压了压眼角,说:“可算是到了……老爷夫人,咱们到了!”

    秦筠之轻轻皱眉,继续问:“你们是来寻人的?”

    妇人扶着一位头发花白但有几分贵气的老太太从马车里下来,对着秦筠之行了个礼,说:“我们是沁州府派过来学种人参的人家,这位娘子,可否劳烦你带我们去见百丈村的村长?”

    睡睡从兔耳帽下面露出大眼睛,看着陌生人有些疑惑:不是说还有半个月才来么,这也提前太多了?